767-01   

《Legal high 2014 SP》,超人氣電視劇《Legal high》的第二部特別篇;由堺雅人新垣結衣田口淳之介里見浩太朗生瀨勝久小池榮子剛力彩芽大森南朋吉瀨美智子等主演;於富士電視台播映,2014年秋季SP。

 

勝率100%的毒舌律師古美門研介(堺雅人飾)和熱血女律師黛真知子(新垣結衣飾),這次接受東都綜合醫院的委託,幫忙打一樁醫療過失的官司,繼而與專門敲詐的律師九條和馬對上,並且被九條那「不按牌理出牌」的法庭辯論方式搞得七暈八素,因而陷入了一番苦戰……

767-02   

睽違快一年的最新作,雖然只是一集的SP,但是要播出的消息傳出後,還是讓這劇集的忠實粉絲感到無比的興奮與期待,而且又多了第三季的可能性,畢竟第一季平均收視率12.5%,第二季更上一層樓來到18.4%,在如今疲弱的日劇市場中,算是相當了不起的成績了。故《Legal high 2014 SP》很有可能是來試水溫的,只要公佈出來的收視率成績不錯,《Legal high》還真有機會成為像《相棒》那樣的常青劇。

767-03   

不過《Legal high 2014 SP》雖然保持一定的水準,但該怎麼說才好呢?好像少了一些令人驚豔的感覺。最主要的原因應該就是故事圍繞在「醫療糾紛」上面,但在醫療劇題材已然氾濫的這些年,其內容就顯得有些老調重彈、了無新意。若要說有什麼特別之處的話,就是向《白色巨塔》和《怪醫黑傑克》致敬的地方還蠻多的,尤其片尾的〈amazing grace〉響起時,真是令人感到一陣莞爾。

767-04   

還有一點,就是《Legal high 2014 SP》嚴肅的地方還蠻多的,整個畫面呈現色調也偏陰暗,而且大森南朋吉瀨美智子東出昌大古谷一行這夥人從頭到尾都是正經八百、不苟言笑,如果沒有堺雅人新垣結衣等老班底的賣力搞笑,完全可以視為【黑暗劇】。或許這樣的安排是為了製造出高反差的笑果,但我是覺得情緒很難醞釀,有點兒不上不下的。

767-05  

 

古美門研介堺雅人

767-06   

嘴賤毒舌又腹黑的王牌律師。堺雅人這次還是維持他浮誇的演技,逗趣無厘頭的表演,常讓人笑得合不攏嘴。不過這次少了連珠炮的快嘴,所以法庭辯論戲看起來不夠過癮。

 

黛真知子新垣結衣

767-07   

正義感十足的熱血女律師。新垣結衣在戲裡面不顧形象地賣力搞笑,彰顯其活潑開朗的魅力。

767-08  

767-09  

767-10  

 

九條和馬大森南朋

767-11   

一名專門「敲竹槓」的律師,受到中原沙也加的委託,向東都綜合醫院求償,繼而與古美門交手。大森南朋發揮穩重內斂卻蘊含爆發力的演技,將劇中這個心境複雜的角色詮釋得絲絲入扣。

 

《Legal high 2014 SP》主要探討的是醫學界很常見的一個議題,那就是人體臨床試驗在追求醫藥發展與保障「人性尊嚴」的取捨。雖然理想主義必然是講求「中庸之道」,醫學界也是不斷地往這個方向努力前進,但現實終究沒有那麼美好,常會有「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情況發生,通常戲劇為了凸顯兩者之間的衝突矛盾,難免就會越趨極端。雖然看起來很犀利,但實際上這個議題根本就不是單選題,觀眾如果被劇情牽著走反而容易陷入迷思。

767-12   

當然,人體臨床試驗說到底就是一種「統計學」,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不盡相同,不可能每種藥大家吃了都會好,有些人吃了甚至還會引發某些「副作用」,所以必須經過反覆地實驗、審核,最後才可以許可使用。然而在醫療過程中,卻有著很多不明風險存在,很有可能對患者的生活及健康都造成嚴重的傷害,但是不這樣做又如何能促進醫藥發展呢?故必然要有人犧牲。

767-13   

可是這次古美門反駁九條的論調,很明顯就是傳統日本人對於死亡的讚美,以及固有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民族性,但似乎把「人性尊嚴」給忽略掉了。如果一味認同「死亡才是希望」的這番說辭,那麼二次大戰日本「731部隊」和德國「納粹集中營」非人道的人體試驗都可以把它給合理化了。確實!為了醫藥發展要有人犧牲,但這不是由其他人,尤其是醫學研究者站在制高點來決定,而是由患者或者是接受人體實驗的人,憑藉自己的「自由意志」來選擇,所以醫生治療患者時,必須將整個療程告知,有什麼副作用和失敗案例都得交代清楚。故事中赤目隱匿了國外已有的死亡案例來讓病患簽署同意書,很明顯就是未盡到該做的義務,結果古美門那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話也成了詭辯,只是九條太嫩沒辦法反駁罷了!

767-14  

雖然科學的本質是理智的,但不代表它全然是「反人性」、「反感性」的,更何況人類也不是機械。當然,醫學再怎麼發達也無法做到面面俱到,故事裡面的新藥導致死亡機率有1.3%,比其它藥物的風險小很多,所以赤目在治療的步驟程序上與技術的應用上並未有過失,這也是古美門能夠勝訴的關鍵。然而,赤目卻少給予那1.3%犧牲者「人性尊嚴」的保障,在醫學倫理上屬瑕疵,而且亦有違背醫師的法律義務的疑慮,只是最後以赤目的死來把它一筆勾銷,導致《Legal high 2014 SP》總結出來的價值觀有些偏頗,好像可以為了追求醫藥發展而無視「人性尊嚴」似的。

767-15  

767-16  

767-17  

 

, , , , , , , , ,

第六天喵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so
  • 我覺得,你根本就跟九條ㄧ樣的人,
    醫學是種科學,科學本來就有不確定性
    醫生也不可能是神,之所以劇中說醫術應該是仁術而非神術就是如此
    古美門也是這麼說,如果從醫德的角度上來說,赤目絕對是個最差的醫師
    但是就為了醫學的進步來說,赤目並沒有過錯⋯⋯
    所有的藥物所有的醫療技術都沒有絕對性,即便是古美門那簡單的盲腸手術都有5%的失敗率!
    這裡講到的,簡直就是普遍醫界容易被誤解曲解的重點
    如果藥能救99個重症,只要ㄧ個人有副作用而死
    是不是醫生就應該為這病患的死負責任呢?
    誰都不願意自己是那個百分之一,這就是古美門冷眼的各人的正義
  • 你可能搞不清楚重點,沒人說科學過程不該犧牲,重點是給予犧牲者「人性尊嚴」的保障,所以醫生治療患者時,必須將整個療程告知,有什麼副作用和失敗案例都得交代清楚,然後由患者憑藉自己的「自由意志」來選擇。

    故事中赤目確實隱瞞了國外的死亡案例,這是廣瀨醫生在法庭上承認的事情,這已經有違背醫師的法律義務的疑慮,在現實中也有案例是被判刑的。

    古美門的論調,是站在制高點,看起來冠冕堂皇,為了進步而犧牲,但卻忽略了該有的保障。追求醫藥發展與保障「人性尊嚴」的取捨,沒故事想得那麼單純,要不然就不會一直存有爭議。

    第六天喵魔 於 2015/01/02 22:10 回覆

  • miso
  • 我也說的是重點,你把人命尊嚴無限上綱的觀點,就跟九條如出一轍
    那名患者確實是自願接受新藥且簽署了同意書
    最後也從數據中證明,這個藥物確實在治癒率及副作用率上還優於其他藥物
    你認為的醫學制高點,事實上就是一種偏見,認為科學跟醫學的傲慢在主宰人命
    這個荒謬的偏見也是現在醫學界常被濫訴的原因之一
    戲劇要呈現的社會現象就是在此
    你可以評判赤目是冷血的,不關心病患的
    但是我所謂「個人的正義」並不代表真理
    醫者是考慮最好的方式在做醫療服務
    而並非只是冷冰冰的實驗科學

    當然就同古美門所言,惡質的醫療疏失一樣存在,但是在這案中
    赤目只犯了無同情的錯,但是系望病患康復的心態是絕對的
    治療給藥的初衷是正確的!
    現在台灣的醫療環境也是如此,你可以去問問有多少「名醫」沒被告過
    甚至有多少醫師在法庭纏訟多年後即使還得清白
    也早就身心俱疲
  • 你一直忽略了「赤目隱瞞了國外的死亡案例」這個重點,他就是隱瞞國外的死亡案例來騙取患者接受新藥且簽署了同意書。患者接受的是沒有死亡案例時的新藥,所以赤目就是違反了患者「自由意志」。試問詐騙犯也是騙得被害人自願匯錢,所以他們無罪嗎???不是吧!

    沒有人可以任意被犧牲,藉由大義來犧牲別人才是傲慢,所以動手術才要有同意書,交給被患者自己決定。要不然以後政府隨便犧牲少數人民,只要維護大多數人民不就得了。凡是犧牲就必須保障、補償,這就是「人性尊嚴」。

    赤目不只是沒有同情而已,而是有違背醫師的法律義務的疑慮。初衷是正確的,也要有「程序正義」!

    九條嫩就嫩在,被古美門那番冠冕堂皇的話帶走,他只要繼續打「赤目隱瞞了國外的死亡案例」這點,那麼患者之前簽的同意書等於無效,這次手術便是違法的。不過這就是編劇刻意安排的結果,就像你也被故事的價值觀牽著走,忽略了「赤目隱瞞了國外的死亡案例」這個嚴重缺失。

    第六天喵魔 於 2015/01/03 07:31 回覆

  • 七分之一的七人同行
  • 我是覺得廣瀨怪怪的
    結果弄得好像只有赤目可以為自己證言一樣

    有關留言的爭論點的部分
    關鍵應該是在給中原簽同意書時的療程說明
    這部分戲裡面沒演出來
    中原在作證詞時是說『用冰冷態度在讀的所以沒放在心上』
    有沒有可能赤目其實是有進行詳細說明的
    但是中原只在乎赤目那幾句『夢幻新藥』的評論而已

    廣瀨的證詞只有說兩件事
    『死因很有可能是新藥導致的』
    『赤目知道新藥的危險性(死亡案例)』
    但是廣瀨沒有很明確說赤目有『隱瞞』危險性

    這是版主留言回覆的重點
    只是我看了整部戲
    廣瀨貌似不曾說過赤目有隱瞞死亡風險(事實上同意書上也寫了導致心肌梗塞的可能性)
    赤目也貌似沒說死因和新藥無關之類的辯解

    我覺得廣瀨怪是怪在黛給廣瀨看赤目對新藥的相關資料整理的時候
    廣瀨卻說他不知道這些資料
    這讓我覺得主治醫生廣瀨對新藥根本就不夠了解
    也難怪赤目常說廣瀨不成熟

    不過要給病患、病患家屬簽同意書時
    主治醫生應該在場才對吧?
    這結果會不會是
    赤目其實有確實進行療程詳細說明
    廣瀨對院長赤目不了解、對新藥相關資料內容不了解、恐怕也對赤目的說明不了解
    大概只知道新藥會致死不應該用、赤目院長只是想賺錢而已刻意對新藥的說明作過度的美化

    廣瀨覺得新藥投入的死亡率根本高達八成,所以對赤目對病患進行的死亡率僅1.3%的新藥療程說明很不滿
    而廣瀨單純想說赤目是院長、是岳父所以不能違背他的意思,把對新藥的疑惑往自己肚子裡吞
    這樣的真相一樣也符合戲中的表現
    不然古美門的詭辯不用九條提出異議
    廣瀨自己應該會提出來
    真要說有問題恐怕也出在廣瀨
    如果廣瀨也完全了解新藥相關的資訊的話
    說不定這位跟赤目完全相反的醫生,可以更能站在一般人的角度進行療程說明讓病患和病患家屬更能體認到相關的醫療風險
    這樣或許病患家屬至少會感到比較好過吧?

    其實一開始黛就有說了
    醫療裁判關鍵在知道多少相關知識
    戲中登場的人物中,彷彿只有這個病症的權威-赤目自己一個才是完全明白新藥的相關資訊的人
    不過當然,赤目知不知道才是最主要的關鍵
    古美門一開始的打法只是想用他慣用的辯術,把新藥投入和病患死亡的關係撇清
    所以才會被廣瀨的證詞弄得陷入苦戰

    而最後古美門他才是在作證
    赤目在作新藥的相關說明時的內容其實是正確的

    如果院方已經有對病患進行正確的療程說明
    只是病患、病患家屬沒把說明放在心上
    最後因為新藥副作用導致病患死亡
    難道這樣醫院還是有罪嗎?

    赤目也在戲中一直強調自己沒有做錯
    而赤目在戲中表現的很清楚是相當『科學』的人
    對於中原的證詞
    『用冰冷態度在讀的所以沒放在心上』
    可以想像赤目對工作和研究就是這樣的個性
    身為專家的赤目,認為自己所做的新藥說明是相關資料給出的客觀依據毫無任何虛假
    但是身為一般人的病患家屬中原,卻是根據語氣和態度來判斷專家給出的資訊
    我覺得問題就是出在這方面的誤解

    這在現實中也是很常發生這樣的事
    專家給出了理性上合理正確的資訊
    但一般的聽眾卻是根據感性在接收資訊,產生的對資訊的錯誤解讀,進而引起在這資訊上的紛爭
    更別提如果連專家在給予資訊時自己也投入感性的主觀想法的話,對資訊的正確性造成誤解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所以戲中中原對於新藥的資訊,就只注意赤目那句『夢幻新藥』而已
    在赤目的認知中,這是根據眾多的相關資料研究所得出的簡單感想
    但在中原的認知裡,這個評論就表示了一切

    當然以上也只是我的臆測而已
    就是因為戲裡面對於簽同意書時的這完整詳細的說明部分並沒有演出來
    而Legal High為了強調律師的工作和本分,所以幾乎不會給出絕對的真實
    不過這也足以反駁版主所說的言論
    『赤目一定有隱瞞死亡案例』『這項手術違法』這部分肯定式的敘述

    只能說九條確實可以把『赤目有沒有隱瞞國外死亡案例』這個院方有沒有對療程說明不足的狀況作為裁判的攻防點
    如此罷了
  • 隱瞞死亡風險跟隱瞞死亡案列完全不同,只提前者一般人不會對那幾%、幾%數據有什麼直接感覺,但提後者就讓知道已經有確切發生,就不再是幾%、幾%數據的感覺,這在心態上有極大的不同,自然也影響患者選擇的可能。

    至於你其他的看法,我可以理解,確實不無道理。或許「隱瞞死亡案列」是戲劇沒辦法把所有訊息如實傳遞所造成的誤會。

    第六天喵魔 於 2015/01/14 06:3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