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01       

成語「言過其實」,原是指言語浮誇,超過實際才能,後來衍伸為說話過分,不符合事實。其典故出自於《三國志·蜀志·馬良傳附馬謖》:「先主臨薨,謂亮曰:『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君其察之!』」後來馬謖也因為「失街亭」的事蹟,成為「言過其實」、「紙上談兵」的代表人物。

851-02     

但是關於〈馬良傳附馬謖〉的這段記載,有些古學者認為很有可能只是穿鑿附會,因為劉備當時托孤,才剛逢夷陵之敗,情勢萬分危急,怎麼可能軍中宿老、朝中名望大臣不提一人,反而去品評馬謖這個官卑職小、無足輕重之人。再者,諸葛亮平生謹慎,從未有恣情任性而為之事,如果劉備真有說過這番話,他豈會不當一回事呢?

 

朱璘曰:「先主於永安病篤,始召孔明於成都,托孤之外,不聞品評一人,何於馬謖諄諄邪?且孔明之事先主極其謹慎,平日無一事任意而行者,設果有是命,必詳加審察,何至竟云『亮以為不然』?是可疑也。知人則哲,古帝難之。馬謖之敗,孔明引咎,所謂日月之食也。惟此數語,若出於事後之附會,不可不辨。」

 

朱邦衡曰:「當日托孤,事勢危迫,宿將如子龍,時望如陳震、董和,不聞一及。馬謖是時名位卑微,亦未顯有過失,先主何以預為丁寧?朱氏之辨甚是。」

851-03     

而如果我們採信〈馬良傳附馬謖〉的這段記載,那麼諸葛亮是否就像某些人所言的,違背了劉備的遺命呢?答案當然是沒有!因為這段記載有個很重要的關鍵句,那就是「君其察之」,代表對於馬謖到底用或不用,劉備仍是交由諸葛亮來審察,所以這只能說是臨終告誡。更何況,若是劉備真禁止諸葛亮用馬謖,當下拔馬謖的官即可,何須諄諄教誨於諸葛亮呢?

 

至於諸葛亮有沒有詳加審察呢?那確實是有的!根據〈馬良傳附馬謖〉所云:「以謖為參軍,每引見談論,自晝達夜。」諸葛亮先讓馬謖擔當參軍,並時常引見談論,而以諸葛亮的明略,想必然馬謖確實是善於軍計,要不然怎麼可能從早暢談到晚呢?再者從諸葛亮南征時,馬謖所提的「攻心之論」,即可見他絕非誇誇而談之輩。

 

《襄陽記》曰:「建興三年,亮征南中,謖送之數十里。亮曰:『雖共謀之歷年,今可更惠良規。』謖對曰:『南中恃其險遠,不服久矣,雖今日破之,明日復反耳。今公方傾國北伐以事強賊。彼知官勢內虛,其叛亦速。若殄盡遺類以除後患,既非仁者之情,且又不可倉卒也。夫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原公服其心而已。』亮納其策,赦孟獲以服南方。故終亮之世,南方不敢復反。」

851-04     

當然,「南方不敢復反」是很誇飾,因為根據〈李恢傳〉、〈張嶷傳〉的記載,諸葛亮南征還軍之後,南夷其實随即就反叛了;而〈後主傳〉亦記載「十一年冬,亮使諸軍運米,集於斜谷口,治斜谷邸閣。是歲,南夷劉冑反,將軍馬忠破平之。」可見並沒有因為赦免了孟獲,所有蠻夷從此就心悅誠服。然而,要促使族群融合本非一蹴可幾,若只認為馬謖的「攻心之論」只是赦免孟獲而已,那就想得太過天真了點,而是要加上之後季漢任用了不少賢能的文武官員來治理,恩威並濟之下,才令多數蠻夷敬畏有加,並且成為三國之中治下外族反叛最少的一國。

 

《三國志·蜀志·譙周傳》:「周上疏云:『南方遠夷之地,平常無所供為,猶數反叛,自丞相亮南征,兵勢逼之,窮乃幸從,是後供出官賦,取以給兵,以為愁怨,此患國之人也。』」

 

《三國志·蜀志·李恢傳》:「後軍還,南夷復叛,殺害守將。恢身往撲討,鋤盡惡類,徙其豪帥於成都,賦出叟、濮耕牛戰馬金銀犀革,充繼軍資,於時費用不乏。」

 

《三國志·蜀志·張嶷傳》:「初,越巂郡自丞相亮討高定之後,叟夷數反,殺太守龔祿、焦璜,是後太守不敢之郡,只住安定縣,去郡八百餘里,其郡徒有名而已。時論欲復舊郡,除嶷為越巂太守,嶷將所領往之郡,誘以恩情,蠻夷皆服,頗來降附。」

 

《三國志·蜀志·馬忠傳》:「忠為人寬濟有度量,但恢啁大笑,忿怒不形於色。然處事能斷,威思并立,是以蠻夷畏而愛之。及卒,莫不自致喪庭,流涕盡哀,為之立廟祀,迄今猶在。」

851-05     

然而不管怎麼說,馬謖「違亮節度,舉動失宜」而在街亭被張郃大破,導致諸葛亮大軍進無所據,第一次北伐功敗垂成。之後,更棄軍而逃,差點害得全線潰敗。光憑這幾點,諸葛亮當初「違眾拔謖」就必須背負用人不當的責任。不過從〈馬良傳附馬謖〉稱馬謖「才器過人,好論軍計」以及《襄陽記》蔣琬謂諸葛亮曰:「昔楚殺得臣,然後文公喜可知也。天下未定而戮智計之士,豈不惜乎!」就可知馬謖也不是「非才」,只是「時也、命也、運也」,初次領軍便遇上了張郃這個Boss級的對手,讓他沒有練等的機會, 真是悲哉!痛哉!惜哉!哀哉!

 

《襄陽記》曰:「謖臨終與亮書曰:『明公視謖猶子,謖視明公猶父,原深惟殛鯀興禹之義,使平生之交不虧於此,謖雖死無恨於黃壤也。』於時十萬之眾為之垂涕。亮自臨祭,待其遺孤若平生。蔣琬後詣漢中,謂亮曰:『昔楚殺得臣,然後文公喜可知也。天下未定而戮智計之士,豈不惜乎!』亮流涕曰:『孫武所以能製勝於天下者,用法明也。是以楊乾亂法,魏絳戮其僕。四海分裂,兵交方始,若復廢法,何用討賊邪!』」

851-06    

 

, , ,

第六天喵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