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8-01  

【書本類型】:懸疑推理小說

【書名】:江戶川亂步作品集2:D坂殺人事件

【作者】:江戶川亂步

 

【內容】:

本書一共收錄〈D坂殺人事件〉、〈心理測驗〉、〈黑手組〉、〈幽靈〉、〈天花板上的散步者〉、〈何者〉、〈凶器〉及〈月亮與手套〉八則短篇,看總是蓬頭亂髮的明智小五郎,如何用敏銳的觀察力及卓越超群的判斷力,偵破一個又一個神秘而離奇的案件。

 

【讀後感想】:

雖然橫溝正史出道比江戶川亂步早兩年,但他著力推理創作卻比江戶川亂步還要晚,尤其江戶川亂步的處女作《兩分銅幣》,更改變了推理小說在日本的地位,所以「日本本格派的開山鼻祖」這個美譽就因此被江戶川亂步搶下。2010年,獨步文化編輯了一套「江戶川亂步作品集」,收錄數十篇長短篇推理小說以及隨筆評論,並選用歐洲古代的緩刑架階梯數之十三作為卷數,當時我也購買下一套,並且在最近又重新閱讀了一遍。

 

不過江戶川亂步雖然被譽為「日本推理之父」,但其實多數讀者反而比較喜歡《白日夢》、《蜘蛛男》、《吸血鬼》、《孤島之鬼》、《盲獸》等,偏向恐怖怪談的通俗長篇小說,各種無比怪誕和詭異的情節,令人瞠目結舌。不過短篇作品雖然沒有那麼受歡迎,但是劇情節奏相對緊湊,而且深入剖析人性心理,其中「江戶川亂步作品集」第二卷《D坂殺人事件》收錄的八則短篇皆具有這樣的特質,尤其這八則短篇的主角,還是與橫溝正史的金田一耕助和高木彬光的神津恭介並列為「日本三大名偵探」的明智小五郎,所以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本書收錄的八則短篇,第一則是江戶川亂步於1924年發表的〈D坂殺人事件〉,也是明智小五郎初登場之作,曾經多次被改編上大銀幕。不過雖然小說裡有SM情色元素,但其實並沒有太露骨的描繪,但幾部翻拍作品卻反而都喧賓奪主,情節只著重在虐戀的藝術化表現,並把推理成分大大削减,而且明智小五郎往往都變得很無足輕重。

 

其實我一直覺得江戶川亂步很賊,因為他很喜歡對讀者設下圈套,像〈D坂殺人事件〉就以第一人稱「我」來敘述案情,然後大膽做出一種推論,去懷疑小五郎是兇手,一般人很容易就被引導到這個方向去閱讀,但沒想到支撐「我」推論的兩個關鍵證詞,竟然是假的。接著小五郎以心理學角度切入分析,推翻了「我」的推論,並揭開事情真相,讀者這時才知道,原來前面都是被江戶川亂步狠狠裝了一次肖維。

 

第二則〈心理測驗〉,江戶川亂步先是以犯罪者的角度出發,看他如何設計一個天衣無縫的計畫;接著從偵辦此案的預審法官笠森的視角,描寫案件偵辦陷入瓶頸,於是他打算用心理測驗來突破嫌疑人的心防;不過「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故事回到犯罪者身上,又讓他想出一個破解的辦法;最後再換到笠森這裡,只見他對心理測驗結果心灰意冷時,明智小五郎以救命稻草的身分登場,幫笠森戳破犯罪者的陰謀。不過認真來說,〈心理測驗〉並沒有太出人意料的部分,精彩的地方在於相互較勁的緊湊感,還有代入犯罪者的心理。

 

第三則〈黑手组〉跟〈D坂殺人事件〉同樣讓第一人稱「我」來敘述案情,並且以當時震驚日本社會的一連串綁架案為背景題材,但其實跟〈D坂殺人事件〉差不多,都是故意引導讀者到錯誤的方向,最後再來一個峰迴路轉的結尾。另外,江戶川亂步還在裡面穿插他最愛的「暗號推理」,利用漢字結構設計出日本特有的暗號。只可惜敝人不諳日文,所以無法感受到那份醍醐味。

 

第四則〈幽靈〉則是從當事人的視角,看他怎麼被飄忽不定的幽靈嚇得魂飛魄散,直到後來在偶然相遇的明智小五郎幫助下,揭露幽靈的真面目。這一則是篇幅很短的小故事,而且著重在懸疑的鋪陳,一步步將緊張感升到極致,可惜解謎部份的解釋過於牽強,如果是一般家庭那還好,但原本門禁森嚴的大戶人家,即便因仇家死亡而一時放鬆戒備,也很難想像會那麼容易就被竊取信件,並長達好幾個月都沒察覺。

 

第五則〈天花板上的散步者〉是江戶川亂步短篇的代表作之一,主角是一名有強烈犯罪欲望的人,裡面大篇幅地描述他為了追求刺激感,走上犯罪道路的心理變化,細膩的筆觸,帶給讀者心理上的震撼。不過從這則故事就可以發現,江戶川亂步不像橫溝正史那樣,會設計出相當巧妙的犯罪手法,然後再讓人去破解犯罪者的詭計,都是從心理分析的角度去了解犯罪者的心理,再一步步突破犯罪者的心防,所以犯罪手法多半直接而粗糙。而〈天花板上的散步者〉跟東野圭吾《聖女的救贖》同樣都是利用多重巧合完成犯罪,並且毫無證據留下,最後明智小五郎只好用他擅長的「心靈拷問」,讓犯罪者主動投案。

 

據說第六則〈何者〉,江戶川亂步是在向「偵探推理小說之父」愛倫坡《汝即真兇》致敬,而且不只採用了「偵探正是兇手」的手法,更追加了「被害者正是兇手」的手法,設計了兩個容易遮蔽一般讀者的心理盲點,再藉由〈D坂殺人事件〉和〈黑手组〉相同的第一人稱侷限性觀點,並放上幾個看起來很誘人的線索,將讀者的注意力徹底帶到錯誤方向,真是相當不懷好意的布局,又被他騙到了一次。

 

第七則〈凶器〉是江戶川亂步在連載《鐵塔的怪人》期間寫的短篇小說,但獨步文化將這則故事緊接著〈何者〉之後,並不是說很好,因為〈凶器〉只是將「被害者正是兇手」的手法稍作一點兒變化,所以看這本書的讀者受到上一則故事〈何者〉的影響,自然就會比較敏感,很容易就可以猜到兇手是誰。至於故事的核心「凶器」,其實就是「想要藏起一棵樹最好的方法,就是藏在森林裡」的道理,十分巧妙的「保護色」欺騙手法。

 

話說江戶川亂步對於「倒敘推理」一直是情有獨鍾,像是前面的〈心理測驗〉和〈天花板上的散步者〉,本書最後一則故事〈月亮與手套〉又再次挑戰。不過「倒敘推理」其實並不好寫,往往都很容易變成【犯罪心理小說】,著重在犯罪者在犯行前後的心理及犯罪者的性格,推理解謎反而顯得有點兒粗糙,江戶川亂步這幾則故事似乎也是如此,而且最後都用「心靈拷問」逼犯罪者認罪來收尾,但這樣的手段在現代講求人權的時代中皆是違法取證,不得作為證據。

 

有別於金田一耕助那數十年如一日的打扮,明智小五郎常以不同的造型登場,從一最初的高級遊民,鬼鬼祟祟的私家偵探,到風度翩翩的青年紳士,而且連性格都跟著變換。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明智小五郎在很多二次創作裡,反而跟他的勁敵「怪人二十面相」一樣,擁有變裝易容的能力,像是《K20:怪人二十面相》、《金田一耕助VS明智小五郎》,頗為有趣。

 

, , , , , , , , ,

第六天喵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