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2-01  

《屍速列車 Train to Busan》,動畫《偽善者》導演延尚昊首部真人執導作;由孔劉鄭裕美馬東石安昭熙崔宇植金秀安金意成等主演;2016年上映的喪屍災難片。

 

精明幹練的證券公司基金經理人徐碩宇(孔劉飾),在與妻子分居後,獨力撫養女兒秀安(金秀安飾),但由於平時忙於工作而疏於照料,導致父女關係並不融洽。為了滿足女兒的生日願望,碩宇於是在秀安生日這天,陪伴她登上從首爾開往釜山的KTX高鐵列車去找妻子。

 

然而,碩宇萬萬沒想到,這趟旅程將會反覆遭遇生死關頭。一種可怕的喪屍病毒竟肆虐大韓民國,就連碩宇搭乘的列車亦沒有倖免,列車上的喪屍如滾雪球般迅速增多,並且瘋狂地攻擊活人,碩宇只能和倖存者奮力求生。面對如此危難時刻,人性的光輝與醜陋,也全都一覽無遺。

1752-02     

眾所周知,美國文化借助強盛的國力向外傳播,已經覆蓋並風靡全球,甚至很多人心目中的「全球化」,其實就是「美國化」。而上世紀九○年代開始,好萊塢為了開拓電影市場,採取「全球化商業戰略」,如此強勢的文化輸出,連現代電影發源地歐洲都抵擋不了,那就更別提起步較晚的亞洲。有辦法自給自足的,像是中國、日本、印度也開始趨向於保守,先鞏固既有的國內市場,拍出來的電影本土化味道更濃。至於市場較小的,就開始依附周邊的大市場,像是香港、台灣。當然,也有在逆境中,更積極在海外擴張版圖的國家,那就是韓國。不過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很多人心目中的「全球化」,其實就是「美國化」,韓國不管是社會體制、文化、語言等各方面,都並不算特別強勢,所以要推廣到海外的最快途徑,那就是複製一向以美國、西歐主導的西方流行文化。

1752-03   

雖然近年來韓國電影表現相當不俗,尤其硬體方面在亞洲算是「前段班」,但我反而越看越少,這並不是我有什麼反韓情結,而且韓流剛席捲台灣時,我也曾追過一段時間。主要就像前面提到的,韓國有意識地去複製西方流行文化,尤其最近幾年的劇本很多都仿照歐美影劇,只是經過交叉重組,演員從白人、黑人換成了黃種人,剛開始可能一時腦筋轉不過來,但終究有「山寨」之嫌,若是如此我直接看歐美影劇不就得了,場面還更浩大,更爽呢!電影看多了,難免會有一點兒饕客的心態,好不好看不是重點,有沒有自己的特色,反而更能吸引我的好奇心。

1752-04   

再者,韓國電影有一點始終為我所詬病,那就是敘事方式太跳tone,很愛使用倒叙和插叙的手法,並過分營造大喜大悲的效果,常搞得人情緒無法連貫。就某種程度上而言,其實跟老港片有點兒像,只是比較高規格質感,但老港片再怎麼無厘頭,跟台灣畢竟都是相近的華人圈文化,讓我本能的多了一份親近,不像韓國電影有一層深深的文化隔閡阻礙,所以我寧願重看老港片,也提不起興致去看最新的韓國電影。

1752-05   

雖然我對韓國電影有著隱形的排斥心理,但《屍速列車》上個月在台灣上映後,便一舉打破了《我的野蠻女友》、《鬼魅》的票房紀錄,成為台灣影史最賣座韓片,接著兩週後又以2.5億元超越布萊德彼特主演的喪屍電影《末日之戰》2.36億票房,榮登台灣喪屍片冠軍,甚至直逼今年目前票房冠軍的《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這樣讓人「跌破眼球」的驚人表現,說什麼也要去一探究竟。不過進場一睹後,好看歸好看,但總覺得不應該這麼誇張,所以還是相當明顯的「羊群效應」。

1752-06   

據說《屍速列車》是從延尚昊執導的動畫電影《起源:首爾車站》衍生出來的故事,當初發行商建議將《起源:首爾車站》直接拍成真人版,但延尚昊覺得「一魚兩吃」作法不是很好,所以寫了一個嶄新的故事。而為了保持關聯性,在《屍速列車》裡扮演造成KTX列車被感染的少女,就是擔任《起源:首爾車站》女主角的配音沈恩京。不過導演延尚昊過去比較少人關注,尤其海外國家的觀眾,可能都還是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因為他以前的作品都是動畫電影,但在動畫領域,日本無疑是亞洲的領頭羊,韓國和日本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而且韓國動畫表現方式,跟日本動畫很相近,如果不是韓國本土泡菜,通常都是興致缺缺,所以發行商先讓《屍速列車》上映,畢竟韓國電影在東南亞的影響力不容小覷,等造成轟動以後,姊妹作的《起源:首爾車站》票房自然也被帶動起來。

1752-07   

喪屍熱潮在歐美已經發燒很久,早在1932年便有一部以非洲的巫毒教信仰為背景的喪屍電影《white zombie》,發展至今已經演化出很多成型的創作模式。《屍速列車》說到底也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而且並沒有進一步開拓出新局,主軸離不開對親情或人性的考驗,即便抨擊了政府毫無作為,光顧著粉飾太平,社會盲目追求經濟利益,喪失倫理道德觀念等亂象,但大多流於表面,尤其是政府透過媒體隱瞞真相,配合城市化為了地獄,爆炸聲不絕於耳的反諷情境,實在是脫離常理而令人匪夷所思,有點兒為諷刺而諷刺,缺乏現實衝擊感受。

1752-08     

無可否認,韓國電影的質感規模在亞洲是相當出類拔萃,但可惜的是,世界有一個怪獸級別的好萊塢存在,有充沛銀彈為強力後盾下,狠甩其他國家好幾條街。已經習慣好萊塢那一套,看《屍速列車》明顯就覺得場景特效陽春許多,尤其爆破畫面都不是很逼真。不過最讓人看一看就出戲的,還是扮演喪屍的群眾演員,據說是專門請一名編舞老師來指導他們,難怪動作會帶有一絲節奏感,好像跳機械舞那樣,而且殭屍妝過於統一,甚至連個斷手斷腳,身上流湯流膿的喪屍都沒有,不像好萊塢的喪屍有一種死亡、腐爛的氣息,所以一點兒都不覺得它們有什麼可怕。

1752-09   

《屍速列車》主要藉由是非悲喜的交錯,寫出人性的善惡之面,但問題是太過於露骨或刻意,尤其人設臉譜化太重,好人都是極端的好,壞人都是極端的壞,除了男主角碩宇之外,其他角色沒有太多複雜的內心戲或矛盾掙扎。當然,可能是礙於片長的關係,所以就連碩宇心境上的轉變也極為倉促,僅是被女兒指責和摔跤手尹相華的正義之心感染,就讓一個原本自私自利的人,可以不顧自己的生命危險,一心念著救助他人,總覺得不是很有說服力。

1752-10   

有一個橋段倒是讓我覺得挺可笑的,那就是原本在第15車廂的人,喪屍明明都己經聚集在門口了,正常人通常會採取走避與遠離的作為,但沒想到反而趕男主角一夥人進去更裡面,然後把自己放在最危險的地方,而且如果真認為男主角一夥人被感染,你這麼做不是害自己被前後包夾嗎?到時候要往哪裡逃命呢?更何況要綁門,是不會兩邊都派人綁啊?一堆人光站在那裡動嘴。再者,是不懂輕重緩急嗎?怎麼想都是先綁另一邊吧!好吧!可能這是為了凸顯韓國人的民族性,亦或者要刻畫人性醜陋的真實樣貌,但我不由得產生他們是被自己蠢死的想法。

 

註:後來經過別人告知,才知道導演延尚昊有進行一番解釋,說是有一個鏡頭帶到男主角徐碩宇和高中棒球隊員閔英國也在綁門,暗示了第16車廂也有喪屍活動,所以第15車廂的人才沒有移到車廂中間。不過漏洞依舊沒有堵上,因為第15車廂的人會趕男主角一夥人進去,是懷疑他們被感染了,假如真被感染了,第15車廂的人當場就被包夾,誰都知道列車門是在車廂中間,到站了或遇到突發狀況,是從列車門出去比較快,還是用車窗擊破器打破車窗比較快呢?更何況,打破車窗的聲響會引起喪屍的注意。就算情急之下好了,但一般人通常也是想讓自己處於最容易逃出去的位置吧!故導演這安排,我仍是覺得沒什麼邏輯啦!(2016年10月21日編輯)

1752-11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延尚昊之前都是執導動畫電影的關係,所以《屍速列車》不像我過去看過的韓國電影那樣,轉折的很奇怪,很跳tone,而且整部電影情緒較平穩,沒有表現出過度的反應,讓我的思維比較好連貫。另外,利用高鐵列車這種密閉空間的特性,既營造了會讓人焦慮、窒息的緊張氛圍,又可以掩飾動作設計單薄,特效場面無法滿足被好萊塢大片養刁胃口的觀眾等問題,可以說是相當聰明。

1752-12   

最後列車上的倖存者,只剩下碩宇的女兒秀安和孕婦成景,一個發芽幼苗和即將誕生的新生命,象徵著歷經災難之後,人類未來總有希望。不過網路上曾瘋傳一個「暗黑版結局」,說導演原本的安排,是秀安和成景兩人走出隧道後遭狙擊手擊斃,自私自利的容錫沒有被喪屍感染,成為唯一的倖存者。雖然這個傳聞沒有得到證實,但這樣充滿絕望的結局,或許更能在觀眾心靈上造成衝擊,畫下一個餘韻無窮的句點。

1752-13

1752-14

1752-15

1752-16

1752-17

 

, , , , , , , , ,

第六天喵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